大立钢琴 艺术中心

《山泉》的音乐内涵与演奏手法

《山泉》的音乐内涵与演奏手法

崔世光钢琴作品《山泉》是中国钢琴作品中的顶尖精品,但由于该作品的声像资料不多,对其进行的教学研究文献较为贫乏,笔者希望通过本文,使该作品得到更多师生和演奏家的钟爱。

崔世光:钢琴家、作曲家。他创作的钢琴曲格调清新、雅俗共赏,获得广泛好评。中国钢琴作品大部分都是改编曲,而《山泉》是崔世光独立创作的全新主题的代表作,其利用中国民族风格和西洋印象派的作曲手法,中西合璧,使作品既保留民族性,又走向国际化。

《山泉》创作于80年代初,选自《山曲四首》之三。作曲家以美丽的崂山风景为题材, 用简洁、细腻的手法,描绘出一幅亦虚亦实,时而细腻,时而波澜壮阔的极富意境的中国山水画。作品运用大量分解和弦,加上钢琴独特的音色,惟妙惟肖地模仿了水声,在涓涓溪流中,优美的旋律线若隐若现,晶莹剔透的泉水,曲折婉转,流淌在美丽如画的崇山峻岭之中。同时,作曲家运用近现代和声表现手法,使山泉的主题不断反复发展变化,由远而近,由小变大,直至急流汹涌,最后一泻而下形成瀑布的壮观场面,经过多次曲折回旋,最后又平静地流向远方。在创作中,崔世光先生将民族民间音乐和西洋作曲技法有机结合,赋予中西结合的内涵,尤其在音响紧张度上拓展了传统东方音乐的表达方式和表情的力度、幅度,向听众展示了一幅有着中国山水画一样的思维方式,又有着水墨画一样具有雄浑、清雅的意境,但色彩更为绚丽的中国式油画。该曲运用了西洋的多利亚小调调式,而在音调上突出民族调式的五声性,接近民族的雅乐羽调式,所以令人感受到犹如富有中国特色的民族调式,可谓是西洋化的中国民族调式。多利亚小调中还原的六级音,不像中国民族调式中仅作为一个辅助过渡音来使用,而是频繁地出现,使山泉显得灵动、透澈,使整个旋律线充满流动感,令音乐耐人寻味,充满灵性,百听不厌。

弹奏《山泉》,最大的难点与重点在于音色的控制,不仅要弹出极为美妙的音色,还要做到音色的统一与大幅度的对比和变化,利用音色的细腻变化准确的表现音乐内容和形象。音色的控制,需要极佳的触键技巧和踏板的巧妙控制;同时,不管右踏板还是左踏板,都对演奏效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下面,将以《山泉》的曲式结构为线条,阐述该作品的理解和演奏,并重点分析如何运用各种触键手段和踏板去营造作品的意境和形象。

曲式结构

复三部曲式      主调:g多利亚小调

       A  呈示部                B 中部          A`再现部      尾声

    1—50  单三部曲式              51—87            87—109    109—120

┏──────────────┓ ┏──────┓   ┏────┒    

呈示段  过渡句 展开型中段 再现段 频繁调性模进自由展开缩减再现部

   1—23  23—26  27—37  38—50

(一) 呈示部

呈示部(1-50小节)是一个单三部曲式,速度标记为Moderato(中板), 12/8拍子。速度是流动的,但不可太快。许多演奏者都把这一部分弹奏得太快,使作品失去了应有的意境。呈示部让听众享受到音乐意境的美感,同时也享受到钢琴发出的美妙音色。

1.呈示段(1-23小节) 第一乐句(1-13小节) 的开头两小节,作者开门见山地把这部作品的核心主题(即主题a)展现在我们面前,隐隐约约地似乎看到一小股清泉从岩石缝隙里出来。天,还没有亮起来,一切都朦朦胧胧,水流的声音给宁静的山谷带来了生命的律动,太阳探了探头,随后又躲进云层里。但就这一瞬间,生命的曙光给一切都带来了希望,也令这股清泉增添了光彩。第一乐句虽然经历了从极为朦胧、柔和到较为明亮的音色变化,但柔和仍然是整体的基调,因此,这一乐句中始终使用钢琴左踏板(俗称弱音踏板)。左踏板的运用,对于这一意境的营造有着非凡的作用。而在作品中用好右踏板,则极其困难,演奏者务必在这里做足功夫。在第一句中,音符都是中音区以二度音程关系在流动,若踏板使用过多,则完全破坏了美好的意境,因此,应运用1/8---1/2踏板,使声音极为连贯,清晰干净。在较低音区时仅用1/8踏板,当旋律往高音区流动时,适当加深踏板;同时,踏板的衔接应非常紧凑、连贯,使声音连绵不断。该作品的创作手法类似印象派作曲家,更多的使用音块、音流来表现音乐内涵,所以,踏板应适当多加一些,让音符更为融合,形成音流和音块,音乐形象会更加生动、真实。在调性的布局上,开头四小节确定了整部作品的基准调性为g 多利亚小调,第5-7小节随即进入其属关系调d 多利亚小调,钢琴的音色变得更为明亮,犹如朝阳露出半边脸,山泉亦显得清澈见底;第8-9小节进入e多利亚小调,紧接着,10-13小节又进入了下方五度的a多利亚小调,似乎太阳躲进云层里,然后才慢慢地钻出来,给大自然蒙上一层轻纱,漫步在这迷人的山谷中,吸允着幽香的空气,一切都令人陶醉。这种意境,也许只有用最好的钢琴,和最轻柔的指触才足以表达。触键上, 左右手的交替应不留痕迹,左右手的音色过渡要自然、渐进,演奏者运用手臂自身的重量灌输到指尖传递到琴键上足矣,不需再加上任何外界的力量,此时,肩、臂、手腕完全放松,通过手腕的中转,把手臂重量带到指尖,指尖弹奏琴键靠里面一些的位置,手指如同一个齿轮,仅起到传递重量的作用,切不可额外用力去敲击琴键,这样的触键可以使音色统一,过渡自然,不易产生突兀的重音去破坏音乐的美感,否则,这份宁静、柔美将遭受破坏;在弹奏中低音区时,手指放平,尽量用指腹接触琴键,且下键速度非常缓和,犹如抚摸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当音流引向高音区时,逐步过渡到指尖触键,下键速度加快,使音色从极为柔和转变为明亮一些。第二乐句(14-23小节)整句都回到g多利亚小调,右手高音区用复调手法奏出了对比性的主题b,旋律极为委婉迷人,两个主题旋律此起彼伏,当主题b飘然而至时,主题a应适当谦让,在这里,左手的音量仅为右手的1/3即可;而当主题b落在长音上时,左手的主题a重新奏响,犹如一问一答。触键上接近第一句,但两个主题(左右手)的音色应形成对比,左手音色极为柔和,右手弹奏中高音区,手指主要以指尖部分接触琴键,下键速度稍快,同时,加入少许手指的爆发力,使声音变得明亮透彻,宛如一轮旭日冉冉升起,朝阳已冲破云层,照耀着大地,山泉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七彩的波光,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爬上山顶,喝上这纯净甜美的山泉水,沁人心肺,享受着这一切,我们无限感叹!主题b那扣人心弦的旋律,像一道潺潺的小溪款款流出,嵌入我们心田,对这美妙的一切娓娓道来。我们应该无限感叹和无限享受地用敏锐的指触去塑造这份意境,演奏得极为委婉迷人。在节奏的处理上,主题b可以有适度的弹性,但主题a自始至终应该非常均匀、稳定,不可有太多的弹性节奏,从而衬托出主题b活力。主题b进入时的前两句是重复的乐句,可用不同的力度处理,例如,可以把第二句弹得更强、更深情一些。正如中国的诗词起承转合一般;第三句应做到更大的变化,如:音色更柔和、暗淡一些,力度弱一些,第四句更感叹一些,然后慢下来,使这四句形成完整的段落。细腻的音乐处理,充满美感和丰富的音色变化,将使听众身临其境,陶醉其中。

2.中段27—37小节) 在经过一个四小节的过渡句(23—26小节 ,第23小节为前后叠置)之后,乐曲进入到展开型中段。中段的发展手法主要运用频繁的调性模进,先是一小节调性变化,接着是每半小节进行调性变化(31—34小节),然后是每拍进行调性变化(第35小节),使音乐充满着流动感,为流淌的山泉增加色彩,生动刻划了曲折婉转的山泉在山谷丛林中歌唱,随着忽缓忽急落差的变化,溅起许多细碎的水花。触键上应做出较大的音色对比和变化,作者在30-37小节之间标注pp-f-pp的力度记号,应明确作出力度变化,但切不可过分,以保持的音色。突兀的变化将毁灭开头以来塑造的仙境般美好的意境。第26小节开始音色逐渐明亮,27-28小节音色则非常明亮、透明,力度可以达到中强,29小节又迅速弱下来,30小节非常柔和,30-32小节运用左踏板,手指平躺,完全贴键,并弹奏琴键靠里面的位置,使音色变得极为柔和。

3.再现段38-50小节)这是一个总结性的再现段,ab两个主题一起进入了再现。主题b高八度演奏,并变成四度和六度平行进行,为乐思的发展做进一步铺垫,旋律下面有衬音,在弹奏时应注意把手的重心落到旋律音上,旋律音与衬音音量的比例为7:3,使主题显得更通透,犹如清澈见底的山泉。随着落差加大,水流不再平缓,二度下行的音流如同山泉欢乐地歌唱,主音须明确奏出,左右手应衔接得天衣无缝,使之融为整体。为了自然地引入中部,再现段运用了开放型的结尾,如同山泉源源不断地流淌。

(二) 中 部

中部是第51-87小节, 完全由主题a与主题b的材料构成,速度逐渐加快(Piu animato更快,更活跃),并利用频繁的调性模进进行自由展开。第77小节有较大篇幅的华彩段落(没有小节线)。至第78小节主题a又清楚再现,但调性不定,仍为调性模进,直到87小节停在d音上(g的属音),始回到主调(g多利亚小调)。第二部分材料来源于第一部分乐思和音乐主题的有机整合,通过综合材料在不同的音域不断模进,使音乐不断发展,把情绪推向高潮。

1.作曲家在节奏运用上,第5256小节处为二连音,第616466小节处为四连音,62-65小节处为三连音,67-70小节处为六连音,掺杂有七连音、九连音、十二连音;同时,在67-76小节中,每小节开头强拍上都为八分音符和弦,在第2-4拍上都是琶音下行,主题材料不断模进、分裂、整合,调式在g—d—b—a—e小调上进行,使主题进一步发展,音乐急转而下,在63小节处变速,从第51小节开始,速度越来越快,节奏愈之紧凑、活跃,音量不断加强,犹如无数山泉汇集成河,从山上奔流而下,因落差愈之加大,山路曲折,山泉撞击着岩石,溅起许多水花(67-76小节),在岩石当中欢腾着,奔腾着,似乎在狂欢,在引亢高歌。

力度处理上,第51-66小节不需弹得过强;在触键上,手指关节应变得更为主动,下键速度更快,并用指尖触键,让音色更明亮透彻。从67小节开始,作曲家虽然没有注明加强的力度记号,但演奏者应在67-76小节之间作出大幅度的渐强,音色逐渐明亮,每个音应富有颗粒性,为全曲的最高潮(至高点)做好铺垫。第66-76小节每小节用一个踏板,制造一种音块的效果。

2.77小节是没有小节线的华彩段落,进入全曲的最高潮。 调性转到降e小调上, 连续多组十连音的下行音流运用五声音阶,模仿中国古筝奏法,奏出极为亮丽而富有金属感的音色,同时,速度不断加快(Tempo stringendo),音量不断加强,在速度、力度和情绪上已达到极致,犹如山泉汇集而成的河流奔向悬崖边缘,巨大的落差使其化成极为壮观的瀑布,令人叹为观止!此时,唯独李白诗词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才足以形容。该部分亦是全曲的技术难点,演奏者必须重复进行慢练和变速练习才能很好地控制每一个音。在极速的音流中,必须清晰、均匀、极富颗粒性的弹奏出每一个音,同时要突出两道旋律线条,即每一组的第一和最后一个音,使其成为两条五声音阶的旋律线,并不断渐强,在钢琴最低的降B2音上达到极致。为了把音乐推向高潮的顶峰,在此之前的十个音可用断奏奏法(stacato),用第234指三个手指同时弹奏每一个音,最后一个音(降B)可用右手所有手指同时弹奏。倾注手臂和全身的力量去弹奏这一串音符(手指必须贴键弹奏,否则必将破坏音色的美感),使钢琴产生最大的威力,发出最大的共鸣。紧接着,华彩段进入了弹性节奏Tempo rubato音块,描绘瀑布一泻而下后,水花四射,美不胜收的情景。该段节奏控制很难把握,演奏者往往需要通过多次的尝试才有可能弹到听众心里去。开头几个音要把节奏撑住,较大幅度的拉宽,然后逐渐加快,最后略为放慢;这一串音符每个音都用断奏奏法,手指始终贴键,运用身体的力量去弹奏,之后逐渐过渡为用大臂重量去弹奏。由于中音区非常敏感,容易产生令人不悦的刺耳的金属声,因此应减缓下键速度,手指用指肚接触琴键,使声音柔和而饱满。当音乐走向高音区时,再逐渐收拢手指,转为指尖触键,使声音明亮透彻。右踏板从77小节开始踩下,到左手第二个和弦出来时才更换,然后至最低的降B2音出现时才更换,使音量不断汇集,最后达到极致。也许你会感到声音有点,但为了达到这种极强的音量,必须长时间的踩住踏板不换。接着,音乐的力度突然由ff转变为ppp,六连音的琶音,非常轻盈,犹如溅起细碎的水花拂过我们的脸上,非常惬意,令人陶醉。作者这里运用的是八分音符的六连音,并非十六分音符,不可弹奏得太快,而应该弹得非常美、非常均匀、轻盈,音色极为透明,犹如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化为五光十色的水晶,令人爱不释手。弹奏时仅用指尖加上手指的力量触键,手臂重量不可下放,手指轻轻往里勾,拨响琴弦,如同用竖琴弹奏天鹅湖,发出极为晶莹剔透的声音;同时,这一串音符都加上左踏板,而右踏板从前面一个音(F音,旋律的结束音)开始始终不换踏板,保持到华彩段最后一个音结束。第78-87小节是主题a的再现,在弹奏方法及左、右踏板用法上与呈示段相同,不再重复说明。

(三) 再现部

再现部为缩减的再现部(第87—109小节),篇幅不大。第87小节为叠置,第87小节为中部的结束,也是再现部的开始。第87—99小节为类似前乐句,第100—109小节为类似后乐句,而后乐句中有两次模进:第103—104小节为e多利亚小调,第105—106小节为a多利亚小调。

再现部回到了呈示部的速度,是第一部分主题材料的变化再现,描写山泉经过多次曲折回旋,最后又平静地流向远方,给人留下无尽的遐想。如果说前面两个部分是写景和借景抒情的话,那么这里则是作者内心对这一切的回味:涓涓细流,泉水叮咚,飞流直下,一切都在心里回荡,大有绕梁三日而不绝的韵味。再现部的力度应控制在ppmp之间,演奏应更为深情、委婉、迷人,并挖掘出钢琴最美的音色。触键方法接近呈示部,但由于第二主题比呈示部移高了纯四度,因此可多用一点指尖触键,下键速度略快一点,右踏板可略为踩深一点,第103108小节加上左踏板。

(四) 尾 声

尾声回到了整部作品的基准调性,为g多利亚小调,第109小节为叠置,主题b在三个不同的音区上重复奏响,前两次在钢琴小字三组和小字二组,仿佛是弥漫在山谷中的回声,又似乎清澈透明的点点水珠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梦幻般美妙的色彩,在极为柔和的主题音调(左手弹奏)的映衬下,显得特别清澈透明,同时也充分展现了钢琴迷人的音色特点,此时此刻,这种美妙意境的塑造恐怕没有任何别的乐器可以替代。第一次可用跳音奏法,完全用指尖触键,下键速度快而集中,如同用一把修理名表用的锤子万分小心而又力量集中的轻轻敲击每个部件,使钢琴发出轻盈、透亮、闪光的音色;第二次为连音奏法,但触键方法接近第一句;第三次在中音区,是作者对这一切发自内心的感叹,一定要进听众心里去。最后一次应弹得极为柔和,充满美感,即下键速度极慢,完全用手臂重量去弹奏每一个音,手指完全用指肚触键,不可添加任何力量,同时可加上左踏板,直至结束。结束句的上行音阶的音色由柔和转为明亮,开始时用指肚触键,下键非常缓和,然后逐渐转变为指尖触键,下键速度加快,但力度小而集中;右踏板从1/8踏板逐渐加深为全踏板,最后在极弱和和弦中结束全曲,使听众陶醉其中。一切都回到静籁,但

音乐仍然弥漫在空中,进入我们心里。

  崔世光先生把富有中国音调的作品与世界接轨的尝试是非常成功的,《山泉》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她将成为世界各民族听众所喜爱的作品!该作品与拉威尔的《水的嬉戏》、德彪西的《阿拉伯风》等作品有相似之处,演奏者了解这些作品,对于更好地演奏《山泉》甚为有益。


文章分类: 论文摘录
分享到:
客服
邮箱:dali998@126.com
电话:15902080200

上午:9:00~12:00
下午:1:00~6:00
website qrcode